100个真实民间鬼故事 ,你身边有真实的鬼故事发生吗?(真实民间灵异鬼故事)

本原创笑话共计有10636个字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信息。
本笑话发布具体时间:2022-10-03 12:09 星期一
本笑话网址链接:http://www.ll44.cn/5490.html
本笑话关键词: 100个真实民间鬼故事 ,你身边有真实的鬼故事发生吗?(真实民间灵异鬼故事)

小时候在农村夏天与小朋友一起玩捉迷藏,我藏在一颗大树后100个真实民间鬼故事 。当时天已接近黄昏,等了好长时间,都不见其他小朋友来找。就偷偷从树后向外边看。只见有一长者,戴着古代的管帽,穿一袭白色的长袍,长须飘飘,缓缓地从大路向我这边走来,我上前准备回家,迎面看看的清清楚楚,但走到更前便不见了。我当时感觉很奇怪,就把看到的说给家里父母,他们也将信将疑。后来我问过好多人,他们说那是土地神。这个情景已过去了,30多年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虽然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世上有鬼神,到现在我还不是十分明白。

求真实鬼故事,要真实,亲身经历的谢谢

有一个老婆婆过世当天,我做梦见到她,梦中我跟她孙女在玩,她坐一旁,慈祥的笑着
真实的。。。那个老婆婆跟她孙女住,傍晚的时候她孙女回家看到她坐在阳台,安详走了。第二天我才知道她走了,前一天晚上我就做这个梦了,这不是报梦咩。。
那个婆婆坐在我上小学必经的一个药房的台阶上,我跟她孙女去玩,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又跑去游乐园玩,再后来我也不记得了。
骗你是狗!!绝对真实!!
半夜不睡觉在房间玩手机,偶尔余光瞄到客厅外面有漂浮影子。隔三差五就会碰到这样的情况

鬼是什么?有谁有真实的鬼故事?

  想听? 追问:
想听
回答: 大约三十年前,我村一人的亲戚到他家做客,下午六点下班开始走,二点五公里走了4个多小时还在路上。被一路人看到带了过来,问发生啥事,他说在河坝里撵一群鸭子,而当时我们附近根本没有人养有鸭子啊。
  这种事我们这里不止一次,还有一次是我们村一个村民去别的村看电影,结果第二天早上才回来。也是说在河坝撵鸭子。不过以后就没发生过了,也没人追究过究竟是什么原因。 追问:
真的吗,后来怎么样了
回答: 绝对真实。
  没有后来。那个亲戚几年后病逝了,我村村民现在还在,活得好好的。 追问:
O(∩_∩)O谢谢
回答: 釆纳吗?
大约三十年前,我村一人的亲戚到他家做客,下午六点下班开始走,二点五公里走了4个多小时还在路上。
  被一路人看到带了过来,问发生啥事,他说在河坝里撵一群鸭子,而当时我们附近根本没有人养有鸭子啊。这种事我们这里不止一次,还有一次是我们村一个村民去别的村看电影,结果第二天早上才回来。也是说在河坝撵鸭子。不过以后就没发生过了,也没人追究过究竟是什么原因。
  
绝对真实。没有后来。那个亲戚几年后病逝了,我村村民现在还在,活得好好的。
釆纳吗?。

有没有真实点的鬼故事啊 不要网上的

  在这个梅雨季节难得一见的晴天里,高山龙司走在海边的堤防上,并将视线投往海平面上。眼前正是一幅海湾美景,天边泛起了彩霞,有几个人正悠闲地在堤防上垂钓。
现在离夏天还很早,所以没有人来这里游泳,只有两、三家人在沙滩上铺块塑料垫,享受野餐的乐趣。
  
他心满意足地欣赏着海边宁静的景色,在这里可以拥有充份的想象空间,暂时抛开现实生活。
距离他在「环」界再生后已经过了半年,阿馨无论是身体或是意识上都和这个世界搭上调,完全配合这个世界的节奏作息。
去年十月,高山龙司曾一度宣告死亡,尸体是由高山龙司的医学院同学安藤满男担任解剖,确认龙司已经死亡了。
  然而,今年的一月,在安藤和他的朋友病理学者宫下,以及其它同事的协助之下,龙司在长达三个月的长眠之后再度苏醒过来。
这次龙司是从山村贞子的子宫内爬出来的,而且是用自己的力量切断脐带,经过一个星期后,他长成和阿馨离开现实世界时同样的体格。
  
由于安藤和宫下根本不知道「环」界是创造者依据现实世界开创出来的东西,因此也无法理解龙司复活的机械理论。
在「环」界中,龙司死亡的这三个月,相当于阿馨在现实世界二十年的人生,而且原本属于阿馨的意识,如今缠绕在龙司的肉体上,重新在「环」界里展开新生活。
  
一个曾经被认定死亡的人很难再出去外面交际、应酬,日常生活上也有些不方便,但很适合埋首于研究工作当中。
在这半年间,龙司将自己关在宫下所提供的研究室里,从事病毒疫苗的研究。他把隐藏在自己细胞里的暗示,一个一个地解开来,花了半年时间,终于完成了「RING」病毒的疫苗。
  
他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出去外面感受自然的气息了,因此格外渴望像现在这样感受海风吹拂的感觉。当他还是阿馨的时候,他常在自家大楼的阳台上吹着夜风,这个兴趣到现在一点也没有改变。
龙司看到在那群正在享受野餐乐趣的一家子后面,有个小男孩正在波浪一叫面跑来跑去,小男孩很小心地慢慢靠近波浪,尽量不去沾湿脚,当波浪打上岸时马上又跑离开水边。
  
接着,小男孩又蹲在沙滩上玩挖洞堆沙土的游戏。他裸露着上半身,下半身穿了件合身的游泳裤,头上并没有戴上泳帽。
这个小男孩好像很不喜欢被海水打湿的样子,动作都很小心翼翼。
阿馨记得他和礼子初次在游泳池相遇的时候,亮次身上的穿著很不搭调,他穿着格子短裤,头上戴着泳帽,没有露出半根头发,看起来不像是来游泳的。
  
一想到这里,阿馨的心中又涌现出他触摸礼子肌肤时的感觉、礼子的影像和声音,以及她最后所说的话。(不晓得礼子现在在做甚么事?)
高山龙司两手提着装有冰凉饮料的塑料袋,以保持身体平衡,缓缓地走在堤防上。这和在宽广的沙漠里走路完全不一样,堤防的宽度不过数十公分而已,走在这条狭窄的堤防上,感觉好像是从这一国越过那一国界线似的。
  
这时,龙司看到在他面前约莫近百公尺的堤防上,坐着一个男子。这个男子正是沙滩上那个小男孩的父亲,也是龙司此行想见的人。
男子专注地看着在沙滩上玩耍的小男孩,一点也不理会有人正朝着他而来,而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小男孩身上。
  
高山龙司在还隔着一段距离时就呼喊男子:「喂,安藤。」
安藤一听到有人在呼叫自己的名字,马上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他把视线停在正向他走过来的龙司身上,然后眉头紧蹙一下,随即又恢复面无表情。
在这半年当中,安藤和龙司从没有见过面,安藤帮助龙司复活之后,就辞去大学里的职务,不知所终。
  
龙司紧靠在安藤身边坐下来,安藤看也不看他一眼,又把视线移回在沙滩上奔跑的小男孩身上。
「你不跟我说去哪里就不见了,真是过份啊!」龙司说完,就从塑料袋中拿出一罐冰乌龙茶,仰头一饮而尽。然后,他又从袋子拿出一罐冰乌龙茶递给安藤。
  「要喝吗?」
安藤不发一语地接过来,看也不看龙司一眼就直接打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安藤用沉稳的语气询问着。
「我问宫下的,他说今天是你儿子的忌日,所以我可以猜到你在哪里、在想些甚么。
  」龙司只是很简单地陈述事实。
因为今天是安藤儿子的忌日,所以宫下推想他可能在这个地方,于是便告诉龙司这个地点。
「今天是安藤儿子的忌日」,这句话非常奇怪,因为安藤的儿子在两年前的今天溺死在这个海边,这个早已经死亡的小男孩,现在却在他眼前玩耍,龙司一想到这儿不由得露出苦笑。
  
「你有何贵干?」安藤大吼地问道。他似乎对龙司的来访很不高兴。
龙司则认为自己特地为了他跑出研究室,搭电车又换了巴士才来到这里,至少要受到一点欢迎的表示才对。不过,安藤似乎对龙司有所误解。
艾略特曾向阿馨保证,他已经做好再生的一切准备工作了,但依旧无法避免让人产生误解。
  因为不管在任何世界里,死人复活的事实都很难被人接受,必须要有一些预备动作。
其实艾略特并没有出差错,他的确做好一切事前的准备工作。
他为了龙司的复活想尽办法将暗号送给安藤,尽量使用合理的方法帮高山龙司准备好再生的环境。
  然后再以让安藤两年前已经死掉的儿子再度复活为饵,要安藤帮助龙司重生。
安藤的儿子是在「环」界完成生和死的过程,只要把小男孩在「环」界前一段历史中的生命往另一个时间移动,然后再和遗传基因相组合就可以简单地复活。
「环」计划原本停滞在开始癌化的地方,在半年前龙司复活后,时间才又开始移动。
  如果龙司在这之后没有做任何改善的话,「环」界又会走上癌化的老路子。
龙司一定得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停滞的水流,建立新的历史,将单一遗传因子的世界带回到具有多样化遗传因子的世界。
「我当然得感谢你,因为你没让我失望,为我做了件好事。
  」
安藤毫无感情地对龙司说道。
在阿馨来到「环」界之前,他曾多次亲身体验过龙司毕生的所有历程,因此他也知道龙司这个大学同学安藤十分优秀。如果没有安藤这个朋友的援助,龙司绝不可能以合理的手段诞生出来。
但是,安藤心里一直觉得自己被龙司利用了,他误解龙司复活之后,要和山村贞子串连成一气,预备消灭这个世界。
  
对于这些怀疑和指控,龙司既没有任何辩解,他也没有表明自己的想法。
他的心中已经抱持一个强烈的理念,未来的人生将是充满孤独的,而且忍耐孤独的生活就是力量的泉源。
波浪又打上岸来,小男孩站起来往安藤这边挥了挥手。
  安藤也举手回应着,并且示意叫他回来,于是小男孩一边踢着沙子一边走过来。「爸爸,我喉咙好干。」
安藤将龙司递过来的饮料拿给他,小男孩一接过去马上仰头喝了一大口。
龙司看到小男孩张开嘴,冰冷的液体随即流过他的喉咙。
  
虽然小男孩和他是以不同的方式复活,但是小男孩也是从同一个母体中诞生。
「喂,『伙伴』,再喝一瓶吧!」龙司把手伸进塑料袋里摸索着。
小男孩把饮料放在额前,对着安藤询问:「我可以喝这个吗?」
「啊!可以的。
  」
得到安藤的许可后,小男孩马上拿着罐子跑回沙滩,他大概是想用空罐子来堆沙子玩吧!
安藤马上对着他的背后叫道:「孝则。」
小男孩站着不动,回过头来应道:「甚么事?」
「不要又跑到大海里了。
  」
小男孩笑着说声「知道了」,然后又转过头去。
(他应该还记得当年沉溺海中的事情,因此对大海还存有一份恐惧感。往后如果没有克服那份恐惧感,他该如何来渡过这个人生呢?)
「真是个可爱的小孩!」
龙司微笑地说着。
  看着孩子,他在心里不禁想着这个孩子若是礼子子宫内的小孩,不知该有多好。
安藤露出漠不关心的表情,接着质问道:「你是否可以告诉我,这个世界未来会变成甚么样子?」
安藤瞪着龙司看,摆出一副龙司铁定会知道答案的表情。
  
龙司的确知道答案,他至少比安藤更清楚未来的展望,但是他不能说出来。
「那你认为如何呢?未来的世界会变成甚么样子?」
安藤在龙司的催促之下开始描述着:「全世界未来会在病毒的侵袭下灭亡。
  」
因为「RING」病毒将会蔓延到全世界,而且从录像带变换成各种不同的传播媒体,占据世界的各个角落。
女性若在排卵期接触到带有「RING」病毒的影像媒体,就会产下具有和山村贞子同样遗传因子的个体,其它女性则会因为心肌梗塞而死。
  男性也是如此,除了担当大众传播媒体的人员之外,其它人也会在一星期后惨遭横祸。
身为医学专家的安藤当然可以预测到结果会变成如何,最后只要是不属于山村贞子的遗传因子都要遭到消灭,而且所有的生命体会被收编成山村贞子单一的遗传因子。
  
「造成那种后果,你也不在乎吗?」安藤瞪视龙司的眼神里充满了敌意。
龙司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然后递给安藤。「你看!」
「这是甚么?」
「是用病毒制成的疫苗。
  」
「疫苗?」安藤注视着手中的玻璃瓶。
龙司经过这半年间的实验和研究,终于成功地制造出对抗「RING」病毒的疫苗,而且这个疫苗是经由他个人的亲身试验,比动物实验更具效果。
「有了这个,就不用担心病毒了。
  」
「你是为了拿这个给我,才特地来这里的吗?」
「甚么?偶尔来看看海也不错啊!」龙司说完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
安藤用比较温和的语气再度问道:「你是否可以告诉我,这个世界未来会变成甚么样子?」
安藤一面抚摸胸前口袋里的玻璃瓶,一面再问相同的问题。
  
「我不知道。」龙司直率地回答。
「你应该没有不知道的事情吧!你和山村贞子成为伙伴,不是要为生物界重新设计蓝图吗?」
听到这些话,龙司只有露出苦笑的份,心想再多待在此地也是无益。
龙司和安藤聊了一些「铃」出书后的讯息,以及山村贞子想当「铃」电影版的女主角,还有生物进化论的问题后,龙司挺起腰杆,自言自语地说着:「哈哈。
  。嗯,好了。」
龙司说完便站起来。
「你要走了吗?」安藤依旧坐在堤防上不动,抬头看着龙司。
「时间差不多了。对了,你今后要怎么办?」
「想找个无人岛,父子俩一起生活,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
「嗯,这很像你的作风。我要一直观看人类走到最后一步,说不定到时候会出现一种超越人类智慧的意志力,我一定不会错过那一刻。」
(放心吧!世界不会变成你所想象的那样。或许曾经发生过你所想象的世界灭亡,但是这次不同了。
  为甚么?因为我回来了。)
「好好保重,替我向宫下打声招呼。」安藤的话,让龙司停下脚步。
「最后还有一件事。。我告诉你人类为甚么会有进步,那就是因为人类可以忍受任何事情,唯独无法忍受寂寞。动物进化的推动力也在这里,为了逃离寂寞,因此不得不进步,如果单一的DNA交配的话,可能会非常无聊,还是会有人希望有个别差异。
  对了,你在无人岛的生活会很无聊哦!我要你记住这句话,无论你碰到任何灾难,一定要挺身去面对它,只要你能累积各种克服困难的经验,世界就会变得不一样。我相信,你应该没有问题才对。」
龙司说完后,举起手挥了挥,头也不回地离开此地。
  
他最后所说的这些话,恐怕安藤无法完全了解其中真意。不过,他相信未来的某一天,安藤一定能了解明白。
这时,龙司听到安藤和小男孩小声地对谈,不由得回过头去。
「爸爸,这是约定哦!」小男孩坚定地对安藤说道。
  
「啊!一定。」安藤和小男孩立下约定,只要小男孩克服了对水的恐惧感,就可以得到奖励。
「爸爸一定会遵照约定,带你去和妈妈见面。」安藤因为儿子的死而和前妻离婚了。
「妈妈一定会吓一跳。
  」
龙司听到他们父子俩对话的片段,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安藤一家人相会的快乐情景,令他非常羡慕。
龙司牢牢记住东经和西经的度数,以及和艾略特约定好的时间和地点。他和安藤碰过面后,从临海的街道往南走,比顼定时间更早到达指定地点,然后呆呆地望着被茂密松林覆盖住的山坡。
  
龙司在草地上坐下来,等待约定时间的来临,他和艾略特约好在「环」界的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下午二点钟抵达这里。
龙司现在已经在「环」界里过了半年,而艾略特那个世界的时间则是比「环」界慢很多。以前「环」计划使用大量的巨型计算机,因此时间会过得更快,但在大量削减计算机数量后,仅仅将一年中的时间加快成为五、六年。
  
对龙司在「环」界的这半年来说,相当于艾略特那个世界的一个月。
阿馨在进入中微子之前,曾跟秀幸和礼子取得联络,但他来不及说明事情的原委就匆匆来到「环」界,如今在现实世界虽然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但是阿馨的双亲和礼子可能认为阿馨还在沙漠旅行,只是目前行踪不明罢了。
  他们完全不知道阿馨不仅行踪不明,连肉体都被毁灭了。
因此阿馨想要留下一些讯息,向他们宣告自己采取这个行动的用意。
于是,他和艾略特交换一个约定,双方事先约定好时间和地点,然后由艾略特将阿馨的影像显示在卫星电视里,让双亲和礼子看到他充满活力的模样。
  
龙司看着腕上的手表,快要到达约定时间了。
就在这时,天空出现某些征兆,眼前的云朵变得洁白、干净,海面上出现光芒,天空突然出现一个缺口,看起来好像开了一扇窗似的。
龙司朝着那个缺口吶喊每一个人的名字,对他们述说近况。
  他看不到对方的脸部表情,只能将影像和声音传给对方。
龙司对着天空解释他想要根据自己身体内的细胞,研究出如何扑灭「转移性人类癌病毒」的方法,然后以这个方法解救秀幸的性命。
另外,他也问到礼子肚子里的小孩,自从上次在电话中谈过之后,应该长得更大了才对。
  他希望礼子能以坚定的信心继续活下来,这是龙司也是阿馨的最大愿望。
龙司也提及要如何处置「环」界中「RING」病毒结合其它媒介所产生的突变种,他有信心解除最初录像带中一周后死亡的咒语,只要先将它转化成程序,然后再设下简单的解毒程序就可以消除咒语。
  
龙司拥有绝对的自信来解决「环」界的困境,因为他怀着克服各种困难的坚强意志,从现实世界降临到「环」界来,洞悉整个「环」界的组织,相当于神的地位。所以不管是原始病毒或是突变种,他都不觉得有何可怕之处。
阿馨一边将他自己的现况与想法对着天空倾诉,一边在脑海中想着该如何将「环」界的历史导向正常的轨道,并且使现实世界恢复往昔的面貌。
  
当他还是阿馨的时候,曾经见到沙漠中的灌木群丑陋的癌化情况,也曾在温斯洛克的废墟里看到老鼠肥大的肚子朝上躺在地面的死状,他当时更发现山丘上有棵树开满淡粉红色的花朵,奇迹地没有造受癌病毒的侵害。
龙司所有的意念集中于此,暗暗地祈祷被丑陋肿廇覆盖的树木能够回复青翠,他的脑中顿时浮现出枯萎的树木开出美丽花朵的情景。
  
只要「环」界的遗传因子能重新回复到多样性,那么龙司脑中所想象的情景就不再是个梦。
风呼呼地吹着,云的间隙也变大了。突然间,云中央出现观察者的脸孔,但在下一秒钟又立刻消失了。
「没有关系。
  」龙司对着天空深深地点了下头,心想他们一定会知道自己的心意!提问人的追问 2009-10-02 10:47 不是这个啊!!!!!!!!!回答人的补充 2009-10-02 13:00 那是什么??? 提问人的追问 2009-10-03 14:49 那个很搞笑,而且就一个吸血鬼一个看停尸房的老头一个晨练的大爷就没别人了回答人的补充 2009-10-03 16:25 那我就不知道了。
  。。 回答人的补充 2009-10-04 13:31 我们那边,人死了后,都是土葬的,而且要在家里摆三天,然后才抬上山安葬。装死人用的棺木,也很讲究。一般的老人,到了50来岁,就开始为自己寻摸好的棺木,做好老衣服(就是死后穿的衣服。和生前的,式样什么的,都还是有区别的)摆在箱底。
  但是总有些枉死的人啊,或者夭折,或者意外,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准备棺木,那就会去买。买来之后,还要根据你是怎么死的,去改造棺木。一般就是再刷东西,在里面烧点东西之类的。起“镇”的作用。其中以夭折并且枉死(就是,还不是普通的夭折)的小孩,最难弄,也很容易“反尸”(音译,就是尸体出问题。
  会发出哭声之类的)所以一般有这样的小孩,都是要通报族长,然后族长请神婆出来的。没有谁敢私底下安葬。因为那样的后果,没有谁可以担当的起。(是什么样的后果?相当的恐怖,但也可怜。一会会提到的)
在几十年前,皮冲(寨子的一个小地方,住了大概百十个人)有个小孩,下河游泳。
  小孩游泳,是很正常的事情,可谁又想到,游泳能游出那么不正常的事情呢;
小孩出门的时候,他的爸爸,正在田里做事,妈妈在家里绣点东西,好拿出去卖了,贴补点家用。可眼见得天都黑了,小孩还没回来,他妈妈就急了,就出门去找他爸去,刚到大门口,就看见他爸扛着家伙回来了,他妈就说,孩还没回来呢。
  他爸不以为然,你管他,饿了自然就回来了。做饭吧。
他妈这么一听,也就放了心,做饭去了。可直到他们吃完了饭,小孩还没有回来,他们就意识到,不好,怕是出事了。莫不是叫狼叼去了?(寨子里,那时候还是有狼的。还有老虎呢;可惜现在都没了)他们着急忙慌的,跑去小孩平时的伙伴家里找,(可见还是不愿相信出事了)可伙伴们都说,一开始在河里玩,可傍晚的时候都回来了。
  这时候,他妈的脸色,已经看不得了。村里的大人,就扎了火把,去那条小孩下午玩的河出发了。
到了河边,他妈开始喊孩子的名字,可一直喊到声音哑了,都没有人应,他爸沿着河,四处走了一趟,也什么都没发现。这时候,一个小孩叫起来“快看,这里有拖东西的痕迹!还有血呢!”大伙过去一看,果不其然,一条长长地拖痕,从河岸上,一直延伸到水里,拖痕的旁边,还有血迹。
  由于是晚上,大家都看不清楚,但那血迹,却红的有点诡异。“不像是人血”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难道是狼?可是狼,又怎么可能拖东西到河里去?可如果不是狼,河里又会有什么东西,能够到岸上来拖东西,(始终不用“人”这个称呼,是因为在那个时候,大家都不肯相信那小孩已经死了。
  )
这时候,那小孩的妈就像疯了一样的,竟是要往河里去,大家拉住了她,不让她动,一个平时比较威望的人说,“孩他妈,你先回去。这里所有的女人,都陪她回去。男人,都留下来。怕死的,也可以回去!”可那小孩的妈,又如何肯走呢,最后哭着喊着的,被好几个女人拉走了。
  苗哥们,都是彪悍的汉子,又哪来因为害怕,而躲回家去的呢!于是,河边就剩下了十几个男人。他们在商量,是不是有人下水,去看个究竟?可这样的提议,马上就被否决了,一个是天黑了,下了水,也是什么都看不见。再一个,还没弄清楚水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贸然下水,太危险。
  那孩子的爸说,你们不下,我下!我不怕!!这时那威望的人怒斥了他一声!屁话!你以为我们是怕吗?你以为就你一个人能耐?我是不想让人白白送死!!他爸,不做声了。
那威望的人,拿着两个火把,然后又吩咐大家把火把都集中到那条拖痕旁边,他蹲下来,细细地看那条拖痕,并且抓了一点带血的泥,放到口袋里。
  然后站起来,说,这不是普通的玩意,我们搞不来。明天,来两个人,随我去见海爹(蛊苗那时候的族长)大伙一听这话,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不简单;
第二天,那威望的人和孩子他爹以及皮冲里几个地位高点的人,挑着腊肉腊鱼还有兽皮,向蛊苗寨子走去。
  到了晚上,他们走到了寨门口,那威望的人,摘下大牌坊(就是类似于寨子的大门,但没有门。只有门框。很大。)上挂的号角,吹起来。过了一会,只听得寨子里也吹起同样节奏的号子,他们就进去了。半路上,已是有人迎了出来,问,可是有麻烦?那威望的人点了点头,说,他要见族长。
  那出来迎接的人也没问什么,直接就把他们带到了族长那去。在族长门口,那迎接的人示意他们停一下,他进去通报一声。不一会,就传出声音来让那个威望的人一个人进去。那威望的人走了进去,正奇怪着为什么族长不点灯,突然觉得手背痛了一下,感觉像是被什么咬了一口,他感到十分的害怕,(当然害怕,他站着的地方,可是蛊苗族长的地方啊,,,,多的是虫子)
他正害怕着呢,差不多都要哆嗦了,只听那族长说话了,你别担心,刚才是我的虫,吸了你一点血,你碰了不干净的东西,不吸出来,不出一月,你必死无疑。
  
啊,原来族长是救他呀,,他赶紧说着感激涕零的话。族长不耐烦的打断,你找我有什么事,是否有东西出现?那威望的人就把事情复述了一遍。族长听了,叫他把那带血的泥拿来他看看,一边,吩咐人点灯。灯一点上,那威望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族长身上,趴着最少十种虫子,什么蜘蛛啊蜈蚣啊连蛇都有,但它们都不动,只是趴在那。
  自己的脚底下,也四处爬着虫子,他吓得一动都不敢动了;
族长看着那团泥,自语道,没道理的,没道理会去你们那里啊,它要干什么呢?那威望的人听着,问,族长,那;你认得?族长瞪了他一眼,他赶紧低了头不说话了。族长大声的叫着一个人的名字,不一会就有人进来,族长说,去,你和这个人去他们皮冲,把灵(音译,想必是那怪物的名字)带回来。
  注意,别弄死它。那人点着头,转身叫那威望的人跟他一起出去了。
第二天天一亮,他们一行人就匆忙赶路了。一到皮冲,族长派来的人(叫巴戈)就要了一间屋子,叫他们杀三只鸡,要大公鸡,越大的越好,然后把鸡血给他,准备点香纸,准备一口没用过的生铁锅。
  注意,这些东西,都别让女人碰,各自准备的时候,吩咐自己女人,不准出声。最好连看都别看。第二天鸡叫头声,便出发。
于是每个人就回去准备了。巴戈在褡裢里,拿出了一个木雕的面具,几张画好的符,放在了桌上,就开始闭目养神。
第二天鸡刚叫头声,巴戈一行人就开始向河边走去。
  快到河边的时候,巴戈叫他们都别动了,站在那里等他。巴戈戴上面具,拿上装鸡血的瓶子,一个人,向那拖痕走去。
到了那拖痕处,巴戈蹲下来,仔细的看着那痕迹,又用指尖挑了带血的泥土来看,一边看,一边念念有词。巴戈看了一会,就走向河边,在靠拖痕的尽头,但还没有到水里的那个地方,挖了一个很小的坑,把一张符,在那坑里烧了,然后滴了几滴鸡血进去。
  巴戈开始说话;灵,海哥知道你了。别害人了把孩子给我。我带你回去;来来回回,重复着这些话。边说,边往河里倒着鸡血。不多久,怪事发生了!那河水,像是沸腾了一般,可却只有沸腾那一小块,突突的往上翻滚着,巴戈大声喊,来一个人,烧香纸!叩头!快!那小孩的爸,赶忙跑了去。
  烧着了香纸,便开始不住的叩头。
巴戈越说越快,那河水也越来越翻腾,鸡血刚一倒完,就从河里飞起来一个东西,去势极快,直接往巴戈的面门砸去!
巴戈是何等样人,怎会让那东西砸到,他伸手一抓,竟是不费力的就把那东西抓在了手上。
  巴戈一看,是一个小孩。
那小孩的爸爸,脸色一下子就惨白,头也忘记扣了,竟是要站起来。巴戈大喝一声,继续叩头!!他才看了那小孩一眼,继续在哪叩头。
巴戈叫了两个人,把小孩抬平了,他一只手捏开小孩的嘴,不一会,小孩的嘴里留出大量的黑水,腥臭无比。
  巴戈待到那水留完后,吩咐那两个人,别让那孩子碰地,你们一路抬着,抬回去,烧了,烧的时候,用穷高(音译,一种木头,引火极快)铺地,把他放在穷高上。记住,别让任何人再碰他。尤其是女人!!!
说完,巴戈就往水里走去,还是大声喊着他那几句话。
  喊了几遍,巴戈拿出一个小葫芦样的东西,打开来,只见里面爬出几只紫黑色的虫,巴戈让它们盘踞在头顶,转眼间,河水里又窜出一个东西,可是太快了,只看见是一道红光,巴戈就盖上了葫芦的盖子。那虫,自己爬到了巴戈的衣兜里。
巴戈走上岸来,说,记住我刚才的吩咐,如果不听,出了任何差错,你们全皮冲人,都要陪葬!
说完,巴戈就走了。
  
那小孩的爸爸,失魂落魄,但又不敢去碰那孩子,只眼睁睁的看着;
那孩子,手脚上,竟有特别深的勒痕,像是被什么东西,绑住了手脚一样;可看上去,确实什么都没有;
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有人会说,你说的是借尸还魂,可是为什么只有尸,没有魂?有魂的,魂就是巴戈带走的“灵”。
  它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变故,被困在了河里,然后吸附了小孩的精气,本想呆在小孩的体内,可又被巴戈带走了。
后来那条河,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去游泳,可时间一长了,大家都淡忘了,那条河,又重新热闹起来。
  
小时候,我妈妈就经常说,不能去那条河游泳,有水鬼扯脚的!可小孩天玩,哪又听的进呢,,所以还是时不时的有人淹死在那里,据说,死小孩,没有一个捞的上来的;
可妈妈说的这些,以及那捞不上来的小孩,给我的心理阴影极大,所以我一直到现在,都不敢下河游泳,只敢在游泳池,并且只敢在能踩到底的浅水区;我怕水鬼扯脚;我可不想呆在水底;
同学们,,,下河游泳,,,小心点哦;。

本原创笑话来自网站爆笑笑话大全网-歪歌笑话大全哄女朋友开心,我们的网址:WWW.LL44.CN,祝你开心快乐每一天!